当前位置 首页 > 公司新闻

公司新闻

初恋时我不懂爱情

时间:2018-01-19 14:05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在师范读二年级的时候,我莫名其妙的 喜欢 上了班上的一个 女孩 。她叫丹,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长相一般,身材小巧玲珑,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身长肤白貌美的类型。 同学了一年多,

在师范读二年级的时候,我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班上的一个女孩。她叫丹,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长相一般,身材小巧玲珑,不是我喜欢的那种身长肤白貌美的类型。

  同学了一年多,我从来没和丹说过一句话,也没看过她一眼。对别的女同学也一样。不是我故作清高,只是不习惯。我是女生们共认的冷血动物,丹口中的暴君!

  某天上晚自习,一个男生不知怎么惹恼了丹。丹沉着脸,怒气冲冲地说:“你信不信我扇你一耳光?”这句话震撼了无意中听到的我,我突然觉得这小女生很有性格,有意思。

  我开始暗中观察她,也从侧面了解到她休学一年的原因是什么,如果不是这样,她高我一届,我们可能永远不会认识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发现我竟然喜欢上了丹,一天不见,我就跟丢了魂一样,茶饭不思,坐立不安,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她和别的男生约会的画面,甚至拥抱亲吻啊什么的。

  这让我特别愤怒,而且绝望

  我没有理由制止她,也没有权利。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伤害我自己,自残,用刀子扎手臂,或者用烟头。只有肉体上的痛苦,才能减轻我心灵上的痛苦!

  我是一个特别自卑的人,特别是在我喜欢的女孩面前。我不知道该怎样向她表白,也不敢去表白。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,胆小鬼!

  我开始酗酒,和老师吵架,希望引起她的注意。可我发现她看我的目光除了畏惧,竟然还有一丝丝的厌恶。

  我越发愤怒,越发绝望,甚至产生了一种想要毁灭这个世界的冲动

  在一个星期六的早上,我喝得酩酊大醉,提着一把菜刀,在宿舍楼下面的篮球场上又跳又叫,大骂那些拦着我不让我出去的同乡:“让开!你们这些混蛋!我要出去闹革命!凭什么贺龙可以两把菜刀闹革命,我就不行!”

  有人试图靠近我,夺下我手中的菜刀,却被我一菜刀划伤了手掌!场面一度失控!

  突然有人大喊:“快点去!快点去叫丹过来!”

  我如遭雷击,菜刀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。我蔫了,象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耷拉着脑袋,被大家拖回宿舍,扔在了床上。

  那一次,我喝了一个星期的酒,醉了一个星期,粒米未进,放在床下泡在脸盆里的衣服都发霉了。

  一天放学后同舍给我带来了一张字条,是丹写的,约我星期六到寥廓山公园见面!

  那天我提前半小时到了公园门口,结果丹早就到了,让我很意外。

  丹和我来到一片背风的竹林里,坐在竹叶上,看着我说:“那封信我真不知道是你写的!我对过你的笔迹,不象!”

  我只得说:“我请老乡抄的,我不敢让你知道!”

  丹笑了起来,有意识的向我挪近了一点。我本能地向旁边挪开,始终和她保持着一拃的距离。

  分手时,丹说了一句差点让我吐血的话:“你这个人真好玩!”

  我差点晕了过去。人家是认真的好不好?

  后来我们在教室里私会过一次,是在星期六的晚上。我大胆了许多,脱下军大衣披在丹身上。丹微笑着拉开大衣说:“我们一起披着这件大衣,不是更好?”

  我高兴坏了,颤抖着把大衣拉开遮在身上。我有些晕眩,从小到大,除了我母亲,我连别的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碰过。

  闻着她的发香,闻着她身上少女特有的体香,我心旌动摇,心猿意马,吭吭哧哧了半天才壮着胆子问她:“我不可以吻一下你?”

  丹认真的看着我,认真的说:“你问吧!”

  我一看她同意了,伸手把她搂在怀里,向她的嘴巴上吻去。丹猛的抱住我,舌头灵巧的伸入我口中,顶开我的牙齿,香甜滑腻的舌头裹住了我的舌头,引导着我,让我体验了一把欲仙欲死的快感。

  那是我的初吻!

  许久之后,丹放开了我,幽幽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想问我什么呢!”

  我老脸通红,连忙道歉。丹微笑着仰起头,闭着眼睛说:“吻我!″

  我怕自己再闹笑话,忙问她:“问你什么?”

  丹扭着身子,撒娇的呢喃着:“吻我!我要你吻我!”

  我抱住了她,堵住了她的嘴。这一吻,吻得我天旋地转,吻得我全身血液倒流,吻得我泪流满面!

  这一吻,我对她死心塌地!这一吻,我把自己全部的爱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她!

  回到宿舍里时,我全身哆嗦,就象打摆子一样!同舍好奇的问我怎么了?

  “我被高压电电了!我完了!”我哆嗦着说,一点也不悲哀

  这一学期,我的成绩史无前例的差,竟然6门挂科,把一向把我当弟弟看的班主要是任气了个半死。

  过完春节,开学后我向班主任申请晚上在宿舍里复习,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补考。

  我发现丹对我开始冷淡起来,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写信给她,甚至放学后把她堵在教室里,要求和她谈谈。每次丹都温柔的说:“等你补考完我们再说好吗?"

  我只能悻悻离开,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!

  补考完后,丹主动约我到她们宿舍里,说要和我好好说说话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,我的心中充满了阳光,满满的暖意。

  丹坐在床沿上,垂下眼睛不看我,双手绞着头发辫子,好半天才说:“我碰到他了!″

  “谁啊?”我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。

  丹还是不看我,低声说:“我以前的男朋友!假期间他来找我,给我下跪,求我和他和好!″

  我急了,忙问:“那我们呢?我们怎么办?”

  丹头垂得更低,声音也更低:“我不知道!我忘不了他!他……他是我第一个男朋友!”

  我说不出话来。

  丹抬头看着我,眼神里充满歉意:“我不想骗你!我们……我们分手吧!″

  我还是说不出话来。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。

  我明明一直定定的看着她,但我眼前白茫茫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。丹似乎还说了些什么,但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见。

  那一刻,我的五感全部失灵!

  丹被我的脸色吓坏了,怔怔的看着我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  下课铃声响起来后,我才勉强回过神来。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累很累,就象是刚刚参加完铁人三项赛一样,全身乏力,疲累得要死。

  我抓着高低床的床杆,费力的站起来,目光越过她的头顶,看着某个未知的地方,哑着噪子说:“祝你幸福!"

  我的声音很遥远,仿佛是从天外传来的!

  说完后,我不再停留,用尽全身的力气,一步一步向外挪去,象极了一个大限将至的病危之人。

  “我不让你走!”丹突然尖叫一声,飞扑过来,背靠着门,张开双臂拦住了我。

  我看着眼前这个我深爱着的女孩,千言万语一起涌上心头,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丹扑进我的怀中,用力抱住我,喃喃细语:“我不让你走!我不让你走!”

  我抬起手,想摸摸她的头,想一把抱住她,永远永远不放开,可是……

  我无力的放下了手,不看她,生硬的说:“放手!”

  丹松了手,愕然的看着我,好一会才说:“答应我!你一定要好好活着!”

  我咬着牙说:“我会活得很好!"我推开丹,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  一走出丹的视线,我一直端着的肩膀塌了下来。

  我是一个爱情主义至上者,没有了爱情,你让我怎么活?

  我想到了死!

  跳教学楼或者大花桥毫无疑问是一种最好最干脆的死法,而且保证死得很彻底,可我又不想让我的父母看到变成了一堆烂肉的我,所以这种死法直接被我推翻了。

  那么,吃药上吊割腕似乎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可奇怪的是,我在城里跑了大半天,竟然买不到一瓶安眠药一瓶农药,买不到一把刀子,买不到一根绳子!全世界的人似乎都在跟我作对!那些小商贩们也象是全部吃错了药,送上门的钱都不要,要说没病打死我都不信。

  我突然想起来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过有人吃火柴头自杀,大为兴奋,跑到学校小卖部里买了一包足足二十盒火柴,拿到宿舍里把火柴头一根一根掰下来,并对舍友撒谎说我要制造炸药,要炸掉大花桥。

  上自习前,我写了一封遗书,把丹的照片装进信封,托舍友带给丹,并一再叮嘱要到下自习时才能给她。

  舍友全部走后,我点燃蜡烛,痴痴的坐了好久,端来一碗水,看着黑乎乎的半碗火柴头,忽然流下泪来,哽咽着说:“爹!妈!我对不起你们!你们的养育之恩,只能下辈子再报了!”

  我一把火柴头一口水,硬生生把半碗火柴头吞了下去,吹熄蜡烛,躺在床上盖好了被子……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主页 | 公司介绍 | 案例展示 | 花卉知识 | 产品展示 | 公司新闻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
联系电话:15888889999盛世皇朝邮箱:123456@qq.com

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
www.rzzlxx.com 盛世皇朝 © 2017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百度地图 | MAP地图 | RSS地图
盛世皇朝家具城-二维码